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玄幻小說 > 光靈行傳 > 第2788章 夜殤之詠嘆調 (一)
    第2788章夜殤之詠嘆調一

    格林薇兒王后緩緩睜開雙眼,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名英俊的金發騎士。她花了十分之一秒才想起來這是蘭斯洛特。

    "你終于醒了,格林薇兒王后。"蘭斯洛特作為王后的守護者一直在醫療室里守著,所以王后醒來時他也是第一個在場的人。

    "嗯"王后低聲道"發生什么事了?總覺得做了一個好長的夢?"

    她感覺那一夢有十數年之長,差不多是五分之一的人生了。可惜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完不記得夢里發生過的事情。唯獨夢中有個身影,如今她仍然依稀記得。

    在那夢中,一名英勇的金發少年,總是在舍身保護她。她夢中那個俊俏的金發少年,長得好像和蘭斯洛特卿有點像?

    王后臉輕微紅了一下。不,這只是個夢而已。只是剛醒來就看見圓桌騎士蘭斯洛特卿,她才會在迷迷糊糊之中把夢和現實搞混吧。她如是服自己,希望自己變得理智些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時,亞瑟王也趕到了,剛走進醫療室隔間里就問"感覺怎樣,格林薇兒?"

    "陛下"王后試著坐起來,但她相當虛弱,似乎躺在病床上相當長時間了"我睡了多久?"

    "也沒多久,大概一個月左右吧。"亞瑟輕描淡寫地答道"總之你醒來就好了。里昂狄更斯大公知道這個消失應該也會馬上趕來看你的。"

    "嗯"作為妻子,格林薇兒王后深知亞瑟王的脾性,越是天大的事情他越是會輕描淡寫地一句帶過,而且問也是沒有用的,他肯定會巧妙地想辦法把話題岔開,就是不出真相。所以格林薇兒干脆不問了。

    "那個,我先退避一下吧。"耿直的蘭斯洛特難得機智一回"陛下肯定有很多話想和王后吧,打擾你們倆了。"

    "哈哈哈"亞瑟尷尬地笑著,目送蘭斯洛特出去。等金發圓桌騎士走后,騎士王才"真是場災難,在結婚紀念日不久就發生這種事情。"

    "確實。"看著亞瑟王那瘦削憔悴的、和[英俊]這個詞相去甚遠的臉,再看看他那頭黑色短發,格林薇兒突然有種抗拒的感覺。她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思,開玩笑般道"簡直就像是有人在嫉妒我們的愛——"

    那明明是個玩笑,騎士王臉上的表情卻逐漸變得深刻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外面開始傳來吵雜聲,打斷了二人各自的思緒。蘭斯洛特似乎正在和誰爭吵著。幾秒之后,不顧蘭斯洛特的反對,圓桌騎士康士坦丁撞入王后的醫療室隔間內"很抱歉剛醒來就打擾您,王后。但我有一事相求。"

    "康士坦丁,別打擾王后休息!!"蘭斯洛特仍然從后面試圖拉走激動的康士坦丁,二人就像小孩子在掐架。

    "康士坦丁,這事以后再不行嗎?"亞瑟也問道。

    "抱歉了陛下,人命攸關,不能拖延!"康士坦丁卻堅持道"我答應過伊萊恩的。如果他這次回不來了,就代替他去救他最重要的朋友。但單憑我的力量辦不到這件事,無論如何一定需要王后的力量。"

    "救人嗎——"格林薇兒王后快速思索了一下"我早已把我所知的絕大部分醫療知識都傳授予你了,康士坦丁。即使如此,也依然有讓你覺得棘手的手術嗎?讓我猜猜。那該不會是腦部移植手術吧?"

    "換頭手術。"康士坦丁掙開蘭斯洛特的糾纏,一臉認真地答道"一個叫雷歐的孩子已經處于oodt末期,余命不足半年。不進行完整的換頭手術,把他的頭移植到另一個健康的身體上去他一定會死。"

    "但換頭手術的成功率無限接近于零,世上只有唯一一個成功案例。這事你不是比誰都更清楚嗎?"格林薇兒王后反問"如果手術失敗,不僅誰都救不了,還會直接導致病人死亡。"

    因為伊萊恩的換頭手術就是康士坦丁親自操刀的。自然,那時候有格林薇兒王后從旁指導。

    "我知道。"康士坦丁的臉上帶著苦澀"但那是伊萊恩臨走之前付托之事。我無論如何都要完成他的心愿。我這樣可能有點道德綁架的意味,但王后您也是托伊萊恩的福才醒過來的,所以——"

    "是真的。"亞瑟也在一旁默默地作證,盡管他不打算把事情的始末告訴格林薇兒。

    "是嗎。"格林薇兒知道亞瑟和康士坦丁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謊,她的命是伊萊恩救回來的。她義不容辭地答應下來了"好吧。把那孩子的病歷給我看看。磁核共振檢查的資料我也要。移植用的身體已經給他準備好了嗎?"

    "已經準備好了。是精挑細選,適應性最好的身體。"康士坦丁也早已有備,把一疊厚厚的資料以及電子記事本放在王后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騎士王在一旁冷眼看著,沒有阻止。

    "王后才剛從昏迷中醒來,你們這就讓她操勞?!"蘭斯洛特卻相當憤怒"這也太過分了吧!"

    "沒事的,蘭斯洛特。"格林薇兒王后卻"我可是欠了債就會力去償還的人啊。"

    與此同時,同一個醫療室的另一個隔間內。貝迪維爾默默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伊萊恩。

    白熊人陷入死一般的沉睡,然而他的身體睡得那么香,看起來完不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空殼子。天知道伊萊恩的光魂如今正在誰人的手上,受盡怎樣難以想象的折磨。那都是九百年后發生在另一個世界、另一個時空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"我想過了,"貝迪維爾壓低聲音,對一旁的默林大師"如果光魂可以從一個人的身上抽出,注入另一個義軀內,那么是否也意味著,我們可以把那個叫雷歐的孩子的光魂抽出來,不動手術,讓他換個身體繼續存活?默林大師你應該能辦到吧?"

    "很遺憾告訴你,做不到。"默林搖了搖頭,打開黑幕結界才道"假設伊萊恩的那位朋友真的擁有自己的光魂。我有辦法把光魂抽出來,我也沒有辦法把他的光魂注入另一個不屬于他的軀體內。每個人的光魂都有著特定的波長,也就是[靈紋]。那是類似指紋一樣的東西,一個[靈紋]對應一副身體的[絕對領域]。即使我把那孩子的光魂注入另一個身體里,新身體的[絕對領域]也會排斥他的光魂,讓移魂術失敗。"

    "我們到達九百年后那個異世界時,為什么就能借用別的[義軀]?"

    "因為那是[世界的自我修正能力]為你們準備的義軀,是[世界]主動挑選出來的。它們必然和你們的[靈紋]吻合。"默林答道"如果九百年后的世界拒絕你們的到訪,你們從一開始就會被拒之門外,連[義軀]都不能擁有。

    你們以為自己在進行時間旅行,在干涉另一個世界的歷史。但實際上是[世界]本身允許你們干涉,你們才有資格干涉。你們以為自己掌控命運,其實相反,你們才是命運這臺巨大無比的機器的一只只齒輪,在根據機器的運轉而轉動。"

    "所以,這也是伊萊恩的[命運]嗎。"看著沉睡中的白熊人,貝迪維爾捏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"不管怎樣,他托付下來的事情,還是要完成。"狼人青年轉身就走"我去把雷歐波特帶來。"

    "會順利嗎?"貝迪維爾剛推開醫療室的隔間,就看見康士坦丁在門前守著"那可是斯芬克斯的養子,是整個斯芬克斯集團的兩大頭目之一,開羅大賭場的老板。你該不會真的打算僅靠一張嘴,就勸對方放人吧?"

    "我與斯芬克斯集團另一個大頭目雪瑞查德小姐,有點交情。"貝迪維爾輕描淡寫地答道"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吧。你們就專注于給雷歐準備手術好了。"

    "既然你這樣。"康士坦丁長嘆道,沒有勸止狼人青年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之后,開羅大酒店頂層的旋轉餐廳內。

    "所以,你打算帶走雷歐?"迎著餐桌上充滿情調的燭光,雪獅子少女雪瑞查德不帶感情地看著貝迪維爾"我應該沒有聽錯吧,貝迪維爾先生?你是你打算把我的弟弟雷歐波特帶走,把他的頭切下來,用那個什么荒唐的換頭手術,把他的頭換到另一個身體上去,以此來延續他的性命?"

    "是的。"貝迪維爾認真地答道。

    "手術成功率有多高?"

    "無限接近于零。"貝迪維爾絲毫沒有謊的打算,他感到自己只要在這事上出半點謊言,都會馬上被雪瑞查德察覺,然后遭到拒絕。

    "而且即使手術成功,大概也只能把他的腦干神經和心肺神經系統接起來,維持住心跳和呼吸而已。他可能會永遠地喪失脖子以下的活動能力,身癱瘓。是這樣嗎?"雪瑞查德繼續不帶感情地質問。

    "是的。"

    "即使我的弟弟有極大的概率會死在手術中,即使手術成功他也有可能下輩子永遠在病床上渡過,悲慘得連自己上個廁所、在床上轉個身都辦不到,你們也仍然覺得給他施行這樣的手術是有必要的?"雪獅子沒好氣地搖頭"你們仍然覺得,只要他能活下來就可以了?"

    "是的。"貝迪維爾直率地答道。

    于是雪瑞查德沉默了很久,似乎正在竭力忍耐住巨大的怒氣。她把怒氣部壓抑下去以后,才開口道"既然如此,最希望雷歐活下來的那個孩子,為什么不親自來接走雷歐?"

    貝迪維爾搖了搖頭"伊萊恩沒法來。他發生了一點意外,現在也陷入了昏迷。"

    "原來如此。他曾打算去做什么危險的事情,在做之前就把救人這事托付給你們。是這個意思嗎。在執行危險任務之前互相把自己最后的心愿托付給同伴。還真有騎士們的作風啊。"

    "請不要見笑"

    "沒門。"雪獅子斷然拒絕了。

    貝迪維爾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"作為雷歐波特的姐姐,我絕對不可能讓你們帶走我弟弟。作為斯芬克斯集團的首席執行官,我更不可能讓你們帶走集團旗下開羅大賭場的總經理。你們大概是腦子不正常了,覺得我會答應這種瘋狂的請求?"

    "真的什么都不可以嗎?"貝迪維爾捏緊了拳頭。那一刻他甚至有過靠蠻力強行把雷歐波特搶走的念頭。

    "等那孩子醒來再。"雪瑞查德答道"如果是雷歐的話,大概會自愿跟那孩子一起走罷。如果雷歐是自愿走的話,我這個姐姐也不會什么。"

    "如果伊萊恩以后再也不會醒過來呢?"

    "那時候雷歐也會陪著他一起走的,他們大概會在天國再次重逢吧。"雪瑞查德冷然答道"那或許也是個不錯的結局。"

    貝迪維爾無從反駁。

    "我倒是可以網開一面,讓雷歐知道那孩子昏迷的事,允許雷歐去探望昏迷之中那孩子。"雪瑞查德話鋒一轉"但這樣做的代價很高。你打算支付這個高昂的代價嗎,貝迪維爾先生?"

    狼人青年瞇起眼睛"但無妨。"

    。
怎么赚钱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