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都市小說 > 醫品太子妃 >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、最后的瘋狂
    “邵顏茹死了,所有人都知道,你外面應當還有一個心腹吧,可以找人問問,這事不是什么秘密。”邵宛如繼續道。

    蔣氏猛的抬頭,恨毒的看著邵宛如“不可能的,茹兒將來貴不可言,怎么可能會死。”

    “貴不可言?”邵宛如嘲諷的勾了勾唇角,慢條斯理的道,“如果你說的貴不可言,是這個寶林的位份,那真是可惜了,估計沒人覺得寶林是貴不可言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態度極其輕慢,長睫撲閃了兩下,泛起一絲悠然,看著蔣氏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個跳粱小丑。

    這樣的神情舉止讓蔣氏氣的發狂,她一直看不起邵宛如,甚至一度覺得邵宛如的生死就捏在自己的手中,當時沒有直接捏死邵宛如,主要是想做的隱晦一些,一步步的把邵宛如推入死路,沒想到這個曾經讓自己瞧不起的賤丫頭,有朝一日居然這么輕賤自己的捧在掌心的女兒。

    這口氣她忍不下去。

    賤丫頭實在是太囂張太放肆了!

    “茹兒貴不可言,是將來的皇后,怎么可能會出事,你是故意污蔑她。”怒火沖昏了蔣氏的頭,滿心滿腦的都是恨毒,狠狠的瞪著邵宛如,蔣氏嘶聲道。

    一定是假的,她的茹兒是鳳命之身,怎么可能現在會死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覺得是邵顏茹是鳳命,所以死不了吧?”見蔣氏瘋狂的兩眼血紅,邵宛如問的卻是云淡風輕,“想不想知道邵顏茹怎么死的?據說她自以為是,心高氣傲,和宮里的寵妃對上,被打傷了之后,晚上就被人毒死了,宮里也沒有人幫著她,一條蘆席卷了扔到亂葬崗,如果被啃的恐怕死無尸了。”

    蔣氏越暴怒,邵宛如越平靜,臉上甚至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,唇角勾起,可以看得出她心情極佳。

    “你胡說,你胡說。”蔣氏身顫抖,“我不相信,        我不會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去亂葬崗看看邵顏茹的尸身?”邵宛如提議,白玉般的臉上,笑容嫣然,是那種極怡然的笑容,看得出她很輕松。

    那樣的笑容灼痛了蔣氏。

    “蔣氏,沒了邵顏茹,二叔現在又有一個出色的女兒,為了這個女兒,也得讓那個外室進門,聽說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子,卻成了御史府的千金,這原就是為她鋪路的,可以讓她名正言順的進門,她的女兒當然是這府里的侯府千金,可以嫁的更高。”

    邵宛如墨玉一般的眸子看著蔣氏,心平氣和,唯有眸底一片幽暗,仿佛有什么深深的壓抑在心底,暴風雨前的寧靜,邵顏茹出事,蔣氏不發瘋才怪!

    女兒出事了?不可能,怎么可能!

    蔣氏下意識的反對這個想法,她聰明過人的女兒,怎么會出事!可是看到邵宛如平靜的臉又覺得這事可能是真的,這樣的謊言其實太好拆穿了,怎么也不可能是假的,誰沒事會說另一個人死了呢,而且這個人還是皇上的寶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騙人……”蔣氏大喘著氣,喃喃的道,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力的捂著胸口,眼前發黑,渾渾噩噩的仿佛眼前的人影都在晃,帶著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“蔣氏,你害死了我娘吧,如今一切都報應到你女兒兒子的身上了吧,當初你一心害人的時候,可想過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    邵宛如冷冷        看著蔣氏,看著她無力的摔倒在地,眸色幽寒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人,做不到對害了自己一家子的蔣氏同情,不但不會同情,她會把所有的真相撕開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我……不是我……是邵靖……是邵靖……”蔣氏掙扎著大聲的道,聽起來象是解釋,又象是表示什么其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娘在哪里?”邵宛如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是邵靖……邵靖在辦這事……”蔣氏嘴唇翕動了兩下,聲音低的幾乎聽不出來。

    邵宛如用力的咬了咬櫻唇,垂下眼眸,看著蔣氏,強壓下心頭的悸動,誘問道“她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蔣氏被打擊的心神失守的時候,是最容易問出事情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蔣氏忽的站了起來,踉蹌著撞翻了一張小的茶幾,她疼的彎下了腰,劇烈的疼痛讓她一時間清醒了過來,抬眼看著邵宛如獰笑道,“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?你娘?你娘早已死了,現在骨頭都已經爛掉了1”

    說完她狂笑起來,扶著桌沿站起。

    “邵顏茹被扔在亂葬崗,尸骨難,我二叔已經放棄你了,他要那個外室女,但又不愿意擔負害死你的名聲,所以特意把我騙了過來,待我離開,今晚就是你命喪之時,把你的死推到我的身上,我現在是宸王妃,自有宸王護著,倒也擔得起這樣的名聲,你和邵顏茹害了我不只一次,這一次我愿意當二叔手是的那把劍。”

    邵宛如道,目光尖利的如同冰寒的利劍。

    蔣氏眼前一陣陣發黑,她原本是要惡心邵宛如的,沒想到邵宛如沒惡心到,卻讓她痛苦不已,她的女兒,她唯一的女兒,怎么能落到那樣的地步。

    邵靖說過的,她的女兒將來是鳳命,是鳳命之身,怎么可以夭折,可是她又有種直覺,邵宛如說的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尖利的聲音帶著嘶鳴,蔣氏伸手要去打邵宛如。

    玉潔上前一步,一把把她推開。

    蔣氏重重的撞到身后的茶幾上,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“蔣氏,我今天過來是特意來看看你落得什么下場,當初你肆意的殘害我的母親,如今一切都是報應,你死了,邵靖還可以美人得抱,娶的還是前御史的女兒,世家千金的身份并不比你低,之所以為人外室,不過是意外,別人只會可憐她,而后接納她,嬌妻美眷,下一任的后位說不得就是這位外室女的了,蔣氏你什么也沒有,不但你沒有,連你的女兒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邵宛如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蔣氏眼前一陣陣發黑,她想發駁,想狠狠的給邵宛如幾個巴掌,想用力撕破邵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宛如的臉,想把邵宛如踩到死地,高傲的告訴她,這興國侯府的一切都是自己母女的,卿華郡主和邵宛如算什么,不過是給自己母女當墊腳石的罷了。

    她的女兒怎么會出事,她的女兒注定是鳳命,邵靖說的……

    蔣氏坐在地上怔愣了許多,陷于自己的情緒中難以自拔,一忽兒狂亂,一忽兒恨惱,一忽然咬牙切齒,如果有人這時候看到蔣氏,必然會覺得她是一個瘋子,眼神時而狂亂,時而清明陰過,時而又帶著血色……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是誰在叫她,蔣氏按著頭,目光直直的看著眼前,好不容易發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張滿是皺紋的臉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誰……”蔣氏啞著聲音問道,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奴婢是伺候您的啊!”婆子小心翼翼的道,怎么看蔣氏都不對勁,坐在地上,頭發散亂披散下來,兩只眼睛看起來很是瘋狂。

    “邵宛如呢?”

    “宸王妃已經走了,您……您要找宸王妃?”婆子害怕的瑟縮了一下,但又不得不答話,她在這里伺候蔣氏,雖然不愿意,但也不敢真的任她這么坐在地上,府里必竟還是大少奶奶主事當家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呢?”蔣氏一把拉住婆子,用的力太大,婆子沒提防,被拉的蹲跪了下來,喉嚨處被緊緊的鎖住,差點被拉扯的咽了氣,用力的拉著喉嚨處的衣裳,婆子使勁掙扎“大小姐已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話出口,婆子大駭,用力的掙開蔣氏,坐在地上倒退幾步,然后雙手亂搖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夫人,奴婢說錯了,大小姐沒事……大小姐什么事也沒有!”

    府里下了命令,誰也不許把這事告訴夫人,方才她倉惶之下,一個不小心居然把實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蔣氏的手顫抖的不能自擬,腦海里只有這么幾個字“大小姐已經死了”“大小姐已經死了”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見蔣氏頭高高抬起,兩眼狂亂的看著空中一處,眼神潰散,婆子嚇的又叫了幾聲,也沒把蔣氏叫的反應過來,急忙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叫人,蔣氏如果真的死了,她也好不了。

    出了院門,想了想,也不敢去找太夫人或者侯爺,直接往外書房跑去,找大公子,這事得找大公子,大公子是夫人的親生兒子。

    婆子一溜煙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書房里,邵華安聽說這事眉頭皺了起來“宸王妃說的?”

    “是宸王妃說的,奴婢在邊上聽到的。”婆子哪里敢說她自己把邵顏茹死了的消息傳給蔣氏的,把事情推到了邵宛如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對大奶奶說,讓大奶奶去看看夫人。”邵華安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現在就去找大奶奶。”婆子松了一口氣,這事情有人管就好,她就怕沒人管,到時候蔣氏出了事還推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婆子又急急忙忙的去找趙熙然,這事還得趙熙然拿主意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。
怎么赚钱稳